文化首页 > 警界 > 文化
有名字的树
2018-07-20 18:10 | 来源:bet365现金网网站 | 作者:邓同学

 

 
  每一棵树都应有属于自己的名字。
  就如人,我们每个人都应有自己的名字。
  名字,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符号,蕴含着一个人的修养、学识和气质。有的人的名字,如雷贯耳;有的人的名字,充满青春的活力;有的人的名字,承载着对幸福生活的期盼;有的人的名字,是一生奔波的写照。一个人连名字都没有,可见生活得多么糟糕。
  到乡下拜会一老友,老友善待每一棵树让我感动。
  宅院很大,有半亩多地。三间主屋,二间厢房。老友原是一位中学语文教师,多年当班主任,有数十位学生考上了大学,成为老友的自豪。如今,退休后就在自家的老屋颐养天年。
  院子里栽有十几棵果树,十几棵泡桐和杨树。每一棵树上都有一个牌子,扑克大小,上面打印着名字,栽植时间,塑封,用红绶带系在树上,张晓峰,李向峰,白雪峰,张青春,邓大鹏,杨爱新,李春花,计杏花,董雪花……就好像人的身份证。我仔细端详每一个树的名字,发现果树一律是女孩的名字,其他树是男孩的名字,可谓巧妙而别有意趣。老友说,每一棵树都是学生的名字,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的故事。张晓峰,父亲死于一场车祸,家庭困难,要缀学打工去。老友到张晓峰的家里,苦口婆心,劝说张晓峰重新回到教室。并在经济上给予张晓峰家以实际的帮助。后来,张晓峰考上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,毕业后考上中央某机关的公务员。李春花,为给哥哥娶上媳妇,爹娘把她许配给一个比她大几岁的男子,男方不想让她继续上学。李春花的作文写得好,曾在全县中学生作文比赛中获过一等奖,是个好苗子。老友到李春花家,李春花的爹娘说,闺女大了早晚是人家的人,多上几年学是瞎费钱。老友给他们说,李春花很有前途。碍于老师的面子,李春花的爹娘同意她继续上学。李春花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县重点高中,后来,李春花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。毕业后留在省府,官至处级……
  老友的妻子不能生育,他们抱养了一个女儿。准确地说,是捡了一个女儿。那年冬天,一大早,老友起床后,听到有婴儿啼哭的声音。打开大门,看到一个小被子包裹着一个婴儿,小脸红红的。老友说,谁把孩子放这里了?老伴出来,从襁褓里找到一个“求好心人收留孩子,给她一个活路吧”的字条。老伴把婴儿抱回家,说,这是上天送给我们的女儿。老友视为掌上明珠。女儿大学毕业后都留在了城里,只有节假日回家看望父母。老友家的猫和狗都有名字,树也有了儿女一样的名字。树也是一个生命,有呼吸,有生长,有了自己的名字,便有了精神上的崇高和尊贵。
  在城市的公园里,我见到古树上钉块铁牌子,只是标明是什么树和树龄,但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。再说,那样的牌子很扎眼,很像古代监狱里犯人服装上的“囚”字,让人心里不舒服。
  每天,老友起床后,先给树点名,然后在院子里打太极拳。树不会回答,但在老友的心里,树都响亮地回答“到”或“在”。
  春天,果树开花,老友赋一首春天的诗,吟给娇艳的果树。夏天,泡桐用无数只小手,遮挡着阴凉。知了藏在树间,不知疲倦地唱着谁也听不懂的什么歌。秋天,阳光把树叶染成金黄色,好像一片一片的金币从树上飘落。冬天,院子里的树光秃秃的。一堆红薯秧挂在泡桐的树杈上,成了麻雀们的理想居所。
  一院子树学生,一院子的亲情。
  老友安详地享受着自己营造的快乐。
  (作者单位:项城市公安局)